自留地

看看风景※拍拍皂片※写写日志※聊聊心情

【DRRR】【正帝】Time Passed by

*旧文,BUG多

*胡扯,不负责

*BE,一发完结

 

 

 

多年以后,当龙之峰帝人再次站在东武东上线池袋站的中央出口,看到曾经的学弟站在不远处向自己露出演技般无可挑剔的纯真笑容,他突然有点恍然地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

那时候,他在车站地下空间的熙攘人群中生出想回家的念头;那时候,有个茶发少年穿过汹涌人潮来到他身边唤他的名字;那时候,光怪陆离仿佛触手可及他对都市的新生活满是憧憬;那时候,他还不曾知晓这座城市光鲜外表下隐藏的阴暗晦涩;那时候,他也无法预料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这暗色的一部分。

“欢迎回来,帝人前辈。”

走到近前,听到的是对方始终没有改变过的习惯称呼,此刻却仿佛提醒他那些不会回归的从前,他不由地蹙起眉头。

“别那么叫了。”

“诶~?”黑沼青叶眨了眨眼,露出饶有兴致地探究表情,“那叫BOSS?或者首领?还是…………”

褪去了稚嫩气息的青年带着试探般的微妙表情轻笑起来,“帝人?”

龙之峰帝人冷淡地盯着对方近在咫尺的眼睛,突然漾起与平常无异的温和微笑,“你刚才叫我什么?”

冰冷锐利的视线让黑沼青叶握紧一瞬间被冷汗濡湿的手心,“……帝人前辈…”

“什么事?青叶君。”

龙之峰帝人的脸上挂着像是从心底感到高兴似的,毫无破绽的微笑。

“没什么。”

意识到自己的试探已经触到对方的逆鳞,再深入下去只会将深藏的狂气引向自己,黑沼青叶主动结束了刚才的话题。

龙之峰帝人对现在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满。

不如说,现在的一切正是他一直以来所追求的非日常。正如他曾经非常信任的折原临也所说,自己终有一天会不满足于成为习惯的非日常,到那时,唯有一步步踏入更深处才得以餍足他的贪婪。

而如今,站在Dollars实际意义上的顶点则是他所选择的进化。

他从不认为自己当时当日的选择是正确的,但作为结果所得到的现在他并不后悔。只是偶尔,他会疯狂想念那个茶发少年的笑颜,一如他至今眷恋不已的日常。

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对过往所有拖泥带水的情绪和所谓的纪念,也无非是在每年固定的日期,独自一人对桌子另一边空空如也的椅子说一句“生日快乐”。

+ + +

在不起眼的小咖啡馆前和纪田正臣迎面碰上的时候,对方正和身边的女友说话,转身逃跑的念头才闪过脑海,对方也发现了他。

龙之峰帝人一边调整好嘴角的弧度一边就想起今早无意看到的星座占卜。容貌姣好的占卜师似乎说过白羊座今天会遇到不想见的人。他出门时还在想刚好找那个自以为是的情报商有事,遇上了才好。现在真遇上了才发现自以为是的分明是自己。

微笑。点头。擦肩。

 

终究没能而过。

叫住他的是三岛沙树,女孩子的声音甜美柔和宛如歌唱。她笑着推了推身边的青年,乖巧地退后一步,她说你们聊我先走了。然后留下不知所措的两人转身离开。

“进去吧,”长久的沉默后,纪田正臣推开咖啡馆的门向他示意,“外面冷。”

他们坐在咖啡店靠窗的座位上,夕阳洒下的光在细小灰尘的折射下化作温软幻梦般的假象。无话可说的尴尬让龙之峰帝人感到远比数小时前剑拔弩张的交易现场更加沉重的气氛。好几次他想要尽量自然地开口寒暄,一对上对方静静看着自己的眼眸就失去了客套的勇气。

“帝人。”

对方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他记忆中的轻浮,连同他在心里反复温习到烂熟于心的招牌冷笑话一并消失得彻底。

“你还在……”

“纪田君,”他突然觉得委屈,赌气似的把几乎要出口的四字音节硬生生咽下,换了更生硬的称呼打断对方,“那么久不见一上来就是说教吗?”

纪田正臣苦笑一下,“反正你也不会听,又何必在意。”

笑容里混杂了疲惫和无奈,眼神却依然温暖地让他想要哭泣。

然后,他就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落下泪来。

明明那时候都没有哭。

+ + +

那是五年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混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和歇斯底里的情绪。

龙之峰帝人抬起头,额角流下的血液把他的视野糊成一片鲜红,眉骨的伤口也让他几乎睁不开眼,他花了些时间才辨认出挡在他面前的是纪田正臣。

“帝人,放弃吧。”茶发少年看着他,脸上没有笑意,“一点都不适合你。”

“是吗?”他感觉到自己笑了,拉起的弧度扯动了嘴角的伤,狠狠发疼,“可是我喜欢。”

“非要这样不可?”

“不然正臣试试看打断我的腿再关起来……”

“帝人!”

拳头裹挟着疾风冲到面前,龙之峰帝人咬着牙闭上眼睛,该有的疼痛却被颇高的体温代替。他睁开眼睛,茶色的发丝摩挲在脸颊柔软得让人不忍拨开,耳边是抱着他的人压抑的哭声,还有不断被重复的自己的名字以及各种骂人话。他抬起手想要回抱对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放弃,只是任由对方抱着骂了个爽快。

和哭得一塌糊涂的茶发少年相反,他从头到尾都是笑着的。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那一天的最后,背对着他的茶发少年这么说道。

注视着对方的背影在巷子里渐行渐远最终在拐角处消失无踪,龙之峰帝人倏地换了嫌恶的表情看向另一边,“你满意了吧,临也先生。”

“不错的8点档,谢谢你让我看了场好戏,帝人君。”

折原临也从阴影中现出身形,走到少年面前。

“我希望临也先生能谨守之前的承诺。”

“当然,我不会再找纪田君的麻烦了,”凑到少年耳边,折原临也咯咯地笑出声来,“因为我已经找到比他更有趣的观察对象了。帝人君,你也会好好履约的吧。”

“如你所愿。”

以及如我所愿。

这之后,纪田正臣会回归他所希望的日常,而龙之峰帝人也能得到他所渴望的非日常,这是个对双方都好的结局,所以没什么好悲伤的。

+ + +

要说当时作出决定时唯一的误算,就是园原杏里执意跟着自己淌这摊浑水。

他原以为自己掩饰得够好,那些一意孤行的任性妄为,那些一厢情愿的飞蛾扑火,他一个字也没对少女提起过。所以,当他抹掉嘴角的血迹走出昏暗的小巷,却在巷子口发现等待自己的园原杏里时,他确实感到一种手足无措的慌张。龙之峰帝人还来不及掩饰自己的惊讶,蹩脚的谎言也才起了腹稿,对方就先一步仿佛了然一切般开了口。

“虽然我不觉得帝人同学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我想留在你身边。”

语气并不强硬,遣词造句里淡然的决意却让他无从反驳。

他对她说抱歉,见对方虽然露出困惑的表情,却半点没有退让的意思,龙之峰帝人摸着头想了想又加一句。

“谢谢你愿意陪我。”

少女脸上的担忧被安心的微笑替代,龙之峰帝人看到背在少女身后闪着寒光的日本刀,在少女展开笑容的同时悄悄隐去危险的形状,泪水划过少女精致的脸庞,浸染红色的瞳孔恢复了温柔沉静的淡咖啡色。

日夜的变换总是悄无声息,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在池袋的灰色地带占有一席之地。从最初小心翼翼的不顾一切到如今独当一面的游刃有余,一手将他带入此道的折原临也,看着青年面对自己时越发冷淡的脸,总忍不住调侃对方的忘恩负义。

“翅膀硬了就想毁约了?”

“没有那回事,”龙之峰帝人看着手中的文件,头也没抬地答道,“临也先生想玩什么我随时奉陪。”

“反应真冷淡,以前的帝人君到哪里去了呢?刺激太大坏掉了吗?啊啊,这种反应真是一点都不有趣。”折原临也仰起头叹了口气,“我都有点想念我‘重要的弟弟’了。”

“你无聊也是自作自受,”龙之峰帝人终于将视线从文件上移开,盯着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支着下巴的折原临也一字一顿,“别打正臣的主意。”

折原临也勾起嘴角,笑得愉快,“伟大的牺牲?令人感动的友情?”

龙之峰帝人沉默了一下,将看过的文件收入档案袋,淡淡地回了一句。

“你知道不是。”

龙之峰帝人清楚自己一步步迈向的前方并没有所谓的尽头,但是正因为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所以才能义无反顾地走下去。为了谁都绝无可能走到今天,他从始至终都只为他自己。

+ + +

大多数人总是需要一些理由来说服自己。
 龙之峰帝人觉得自己不需要那种冠冕堂皇的东西。
 黑沼青叶也好,折原临也也好,包括园原杏里都看得透彻,他也就懒得多作掩饰。
 而如今,一直以来似乎是理由的存在就在面前。

他突然没来由得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为了眼前的青年。

这种想法一起头,情绪就脱离控制。

纪田正臣一看帝人红了眼睛落下泪来,连忙招来服务生结了帐,二话不说拉着对方离开咖啡馆。龙之峰帝人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看着前面的背影想起小时候对方也是这样拉着自己到处跑,将他带向那些不曾见识过的地方,也将他带离那些不可预见的伤害。只是现在,曾经让他惊叹让他不安的一切都已经变成日常,再无法带给他当初的感受。

他们在一处僻静的角落停了下来,龙之峰帝人把脸埋进对方看起来价格不菲的大衣里无声哭泣。

情况与五年前正好相反,只是纪田正臣没有笑。他静静地抬起头,看着天空中丝绒般的云缓慢移动。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揉乱对方的头发说不要哭,只是任由温暖潮湿的泪水浸湿自己的衣领。

夕阳的余晖没入云层的时候,龙之峰帝人松开抱住对方的手。

“让你看到我丢脸的样子了,本来还想说我过得很好。”声音还带点鼻音,龙之峰帝人擦掉脸上残留的泪痕,“不过我确实过得不错,没骗你。”

纪田正臣看着对方还跟兔子似的红眼睛忍不住笑了,青年愣了一下,随即跟着笑起来,两人就这样在街上笑成一团。

“你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逞强。”好不容易止住笑,纪田正臣忙不迭指出对方的坏习惯,“明明不会打架,还拒绝handsome的本大人把你从dangerous的地方救出来。有没有觉得后悔啊拒绝very nice的本大人。”

“笑话还是很冷啦,正臣。”

街边路灯亮起的时候,他和他说了再见,背向而行。

终于而过。

 

+ END +

 

2011/1/23

评论
热度(39)

© 合理性 | Powered by LOFTER